9500szd🐮🍺👋

搞不动了

本贵金属女孩认输

我再搞黄金我傻逼

祝旼狼百年好合


丹奂日常三则 4




🐾异校高中情侣档





1.



转眼两人就升入了高三,除了学业比以前更繁重了些,其它也没什么变化。


金在奂是艺术生,手机使用环境相对宽松一点。

而姜义建就不一样了,他家教比较严,姜妈妈为了儿子的学业果断把手机锁进了柜子里,直到毕业前拒绝使用。



金在奂知道后急得跳脚,本来就只能一周见一次的男朋友,现在电话都不能打了,岂不是要得相思病?



釜山男人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吗?


不会。



周一金在奂接到姜义建的电话时,吓得都没敢接,还以为是姜妈妈发现了两人的事打来质问他,结果电话不仅没停,反而一个接一个打,金在奂这才觉得不对劲。




“…喂?”


“喂?在奂啊!没事吧?在干嘛?怎么不接电话啊?在忙吗?在寝室吗?吃饭了吗?”



姜义建连珠炮似的抛出一堆问题,金在奂听的都愣了,不知道该先回答哪个,


“打住打住,我什么事都没。可是你手机不是被锁了吗?”



闻言那边姜义建就笑出了嘚瑟的意味,金在奂感觉自己眼前分明出现了兔牙。


“对啊,这是我舍友的,装了我的卡。”


“干嘛霸占着别人的手机啊。”


“谁让他既没女朋友又没男朋友呢。”



舍友很无奈,行吧,好吧,谁让釜山男人牛逼呢,谁让釜山男人的小男友比我珍贵呢。






2.



周六。本该是一个和姜义建吃吃喝喝逛逛又吃吃喝喝的周六。



金在奂盘腿坐在床上,看着身边把被子卷走却毫不自知呼呼大睡的姜义建如是想着。这已经是他今晚第二次被冻醒了。



姜义建不但把他的被子卷走,甚至还把金在奂挤到了小角落里,那么大一张床,金在奂只躺了不到四分之一。



算了算了,金在奂下床趿拉着拖鞋绕着床走到了另一边宽敞的地方躺下,要说金在奂适应能力也是真的好,不一会儿就又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金在奂发觉自己并没有很冷,反而暖暖的,一睁眼才发现自己竟然被姜义建抱在怀里,身上也盖着被子。



姜义建见他醒了就问

“乖你昨晚怎么不盖被子睡觉啊?我抱你的时候你身上都冒冷气,心疼死我了快。”



金在奂此刻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表面上只好对他笑着,到底是谁把我被子卷走的啊!臭男人!





3.



金在奂开着小灯坐在寝室床上,面前摊开的是数学作业,现在已经十二点了,金在奂却没有心思继续写下去。


这边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打断了他的思路。



金在奂立马接起了姜义建的视频电话


“嘘,我舍友都睡了。”


姜义建看着金在奂熬夜的样子实在是心疼,为了不打扰到别人就看着他不说话,金在奂也很默契的低头继续写作业。



直到凌晨快两点两人都没再开口,陪着他的只有姜义建的呼吸声,和时不时抬起头就能看到的姜义建对他露出的笑容。



早上到班听着同学们说着昨晚又奋战到几点几点的时候,金在奂觉得有了姜义建的陪伴也没那么累了。







丹奂日常三则 3




🐾异校高中情侣档




1.


当金在奂伸手摸上姜义建的腹肌,露出无比羡慕的神情提出要和他一起举铁时,姜义建想起了上次金在奂举铁成功后想要反攻自己的惨痛经历,要知道喂胖一个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于是姜义建义正言辞说了段rap拒绝了他。


“举什么铁啊,现在肉肉的多可爱,别举了,有什么好举的,不准举知道吗。”


金在奂想着不练就不练吧,天大地大男朋友最大。


没过几天金在奂的体育成绩就出来了。


引体向上   3个
1000米   5分48″
立定跳远   1米51


“……”金在奂皱着眉欲言又止的撇嘴盯着姜义建。“你看……”

“别说了,乖,咱从跑步开始吧…”






2.


这个暑期的最后两天,姜义建父母出去旅游还没回来,大狗狗当然得抓住这难得相处的机会把金在奂接到了自己家住。


第二天,姜义建早早起来做了早饭,满心期待想得到小男友的夸奖,笑的都能看见整排牙。等推开门却发现金在奂还在睡,枕头挤着软软的脸颊肉,怀里还抱着能闻到姜义建味道的被子,哼哼唧唧说了什么连不成线的句子,然后打掉了姜义建肆无忌惮揉着自己脸颊的手。至于说了什么,反正姜义建是没听清。


最后金在奂还是被自己给姜义建设置的特别铃声吵醒了。


“呀!姜义建!这什么啊!趁我睡觉拍我黑照就算了,居然还发给我!”

金在奂冲出房间就看见姜义建举着手机一脸坏笑的坐在沙发上。

“快给我删掉,丑死了。”

“不删,就不删,挺可爱的。”

“可爱什么啊!快删掉,不然我生气了!真的!”

“行吧,删掉也行,”姜义建嘴咧的更开了,“亲一口删一张,不能拒绝我噢。”

“?????”



从那之后每次想起来,金在奂都觉得这个早上真是格外的累。






3.


闲来无事,两人便窝在床上看视频。


金在奂取向一向比较独特,天天就爱看些沙雕的东西,还喜欢边笑边拍姜义建,搞得姜义建总觉得自己胳膊上其实并没有肌肉,都是金在奂给拍肿的。


不过他对这些沙雕视频根本没什么兴趣。

只觉得身边这个人可爱,盯着他傻笑罢辽。







丹奂日常三则2






🐾异校高中情侣档




1.





一周不见的两人想要联络感情,kiss是必不可少的,只不过不巧的是,金在奂口腔溃疡了。


“疼!不亲了不亲了,疼死了。”
“啊你口腔溃疡了吗?没事,亲亲就不疼了。”


这逻辑金在奂还真是第一次见。







2.





姜丹尼尔送金在奂回家后就先骑走了他的小车,一路上美滋滋的回忆着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结果等到了家才发现,自己竟然忘了拿钥匙。



金在奂也正好打来电话,“喂?呀你个傻子没拿钥匙啊!车丢了怎么办!”



姜丹尼尔也自知理亏没法反驳,委委屈屈的说 “那还不是因为脑子里想的都是你。”


他可看不见金在奂在这边脸红。





3.




“你最好解释清楚为什么黑眼圈又重了。”

“想你想的睡不着呗。” 金在奂嬉皮笑脸的回答,也没有放在心上。



结果周一晚上就收到了姜丹尼尔发来的语音。


“晚安
愿长夜无梦
在所有夜晚安眠

晚安
愿路途遥远
都有人陪伴身边

……”

“晚安傻瓜”


之后的每个晚上金在奂都会收到这样那样的消息。有时是闲聊,有时是晚安曲。


总之都一夜好眠。










我知道我越来越短小无趣了👍

高三的小伙伴们加油鸭
一年时间很短的
熬过去拿到通知书就可以尽情养儿子追老公啦
不要到时候读高四哦(x)

丹奂日常三则






🐾异校高中情侣档





1.


姜义建每周末都会跑2个小时的路来接金在奂回家,往常都是早早来等着小男友的姜义建,今天却晚了半个多小时才急急忙忙从车站跑到校门口。



金在奂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见到他便扑了上去往对方脸上吧唧一口,笑的脸颊肉都挤着眼睛。



他反倒还不乐意了。



“你怎么不怪我呢?”
“为什么要怪你?”



姜义建一脸愧疚抱着金在奂  “接宝宝不能晚啊,不能让宝宝等啊。”









2.




晚饭后,两人约了去家附近的公园散步。
金在奂兴致勃勃的讲着一周以来学校里发生的各种事情,丝毫没注意到有了缺口的阶梯,脚下一空身体就不由自主向姜义建歪了过去。



姜义建反应倒是快,一把捞住金在奂还坏笑着说  “我就知道你要踩空。”



“那你为什么不提醒我!”软软的手打在姜义建肩膀上像是在撒娇,脸颊又气呼呼的鼓了起来,看起来一点威胁性都没有。



“因为想让你摔进我怀里啊。”








3.




nh醋王的称号给姜义建是再适合不过的了。
金在奂的一个学长只不过问他要了个笔记本,醋王见了便和他生闷气,一路上都不肯说话。




金在奂坐在车后座,冷风嗖嗖的往身上吹,本来自己就没做错什么,但是男朋友喜欢泡在醋里也没办法,金在奂嘴角一塌便死皮赖脸的抱住眼前人,开始没话找话说。



姜义建还是嘴硬,不愿意开口,手倒是老实的挡住了放在自己身上的胳膊,免得让金在奂吹风。



















96九月也要一直甜下去!!



insomnia





丹你 奂你 雀你





✘不是什么小甜饼,日常生活罢辽








看看手机,2:01了。

深夜的卧室里只听得见金在奂均匀的呼吸声和你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叹气声。你盯着黑暗中金在奂模模糊糊的轮廓,不管怎么变换睡姿都觉得不舒服。


也许是折腾的声音太大,金在奂翻了个身哼哼唧唧睁开了眼,下意识的摸索到你的手,然后紧紧握住了它。


“怎么了?怎么还没睡。”
“失眠了吧,睡不着。”



他起身静坐了半天,打了个哈欠然后掀开被子下了床,边走边揉脸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


黑暗被电脑的光照亮了一小块。金在奂坐在电脑前,小声的念着屏幕上的字。
“安眠药……不行有副作用……放松心情……吃猪蹄?听舒缓的音乐…………”


你抑制不住嘴角的笑容,也从床上起身,踢踢踏踏的走到他身后,下巴也自然而然的放在他肩上,象征性蹭了两下。

“不用找啦,你抱着我睡就行。”











想睡觉却无比清醒的夜晚才是最难熬的。你枕着姜丹尼尔的胳膊,无论如何的没有困意。
一会儿趴在他胸口,一会儿翻身背对着他把自己蜷缩起来,一会儿又把腿搭在他身上仰面盯着天花板。不过他一句话就让你老实了。


“别动了,你要真睡不着,我们就来做点让你累到困的事。”










“佑镇啊,我好像失眠了。”


“撞墙吧。”







脑补出奂试图反攻,丹先迁就奂,然后再把奂一口吃掉吧啦吧啦一万字大戏(鼻血
告辞TT

水彩这种东西
它是个玄学
○| ̄|_

丹你



接受辱骂 因为写的又烂又对不起丹妮😂




电梯停在了20楼便停了下来,进来了一个穿着破布衬衫的老大爷,身后跟着一个看起来和你年龄差不多的男生,身形紧实,你不记得见过他们,
也许是新搬进来的人。


你友好的对他们笑了笑,按下关门键。

这公寓已经有些年头了,电梯也比较老旧,狭小的空间里更闷热。

老大爷轻轻咳了几声,你感觉到身后的热气越来越近,空气变的浑浊起来。就算电梯小也不至于三个人都站不下,你往电梯边挪了挪,他也跟着动一动,衬衫袖子已然碰到了你的手臂。

你想也许只是自己神经过敏,不能轻易的妄下断论,可是,那老大爷显然是在让你确认自己的想法,他已经把手臂碰在了你的裤子上。

到了7楼,你厌恶的瞪了他一眼,可他反倒像是看不见一样继续变本加厉,而你已经退到了电梯角,右胳膊贴着电梯,突然一丝凉意传遍全身,把夏日的闷热驱散不少,可也分明感觉到背后冷汗不断。

“你够了没。”
后面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除了是那个男生也没别人了,老大爷灿灿的收回手,正好电梯也到了一楼。



“谢谢你啊。”刚刚被那人吓得浑身发抖,也没来得及道谢,现在一看,这男生长得还很精致,右眼角一颗泪痣恰到好处。

之后的事情似乎也是顺理成章,你们交换了号码和名字,你为了道谢请他吃饭,他又回请你去喝个咖啡。这么一来二去,结果也就不必多说了。

姜丹尼尔是个很温柔细心的人。你被他照顾的细致入微,依赖他也爱他,虽然时间不长,堪堪两个月,但他就是让你产生了想要一直走下去的念头。只不过,你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夏天也快要过去了,你准备再最后买一些冰激凌好好结束这个假期。

小区门口,你看到了姜丹尼尔在树荫底下站着,你以为他是要去什么地方,悄悄地走过去想吓吓他,刚走了两步,你发现他其实是在和人说话,往旁边挪了挪,便看见了站在他对面的人。

你好像突然了明白了很多事。

明明是一栋楼的,为什么自己之前从来没见过他。

明明已经是男女朋友关系,为什么他从不让自己去他家。

明明只相隔十层楼,为什么他总是要看着自己进了家门才走。

明明离的这么近,为什么除了约会自己从来没偶遇过他。

还有,为什么现在他和那个当时对自己动手动脚的老大爷面对面讲话。